当前位置: > 湖南 > > 正文

保山市布标条幅批发 布标是怎么做的?

2021-10-19 19:26:01

保山市布标条幅批发 布标是怎么做的?

布标是怎么做的?

布标的作用: 由于布标的耐水洗的特性,所以多应用于服装行业、鞋类、箱包、床上用品、帽、玩具等。 布标简介: 布标广告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大城市,打折信息、开业大吉等宣传语印在大幅红布上,吸引路人,后来更有大型公司将企业商标和各种美术字体加以艺术编排,制成巨型的布料广告画悬置店铺楼面。随着城市商业化发展,各种纸质、喷塑的户外广告取代“布标”。“布标”便从大城市移至中小城市以及农村,现成为农村户外广告的流行形式之一。布标产品别名: 商标、织标、织唛、唛头、内唛、洗水标、洗涤标、水洗唛

泰国哪些地区说汉语?

虽然现在汉语在泰国非常流行,但泰国人本身真的不说汉语。

以我在泰国孔子学院做老师时的亲身体验看,多数泰国人在努力学汉语,是因为它是考试选考的重要科目,升学就业的必然选择,都是为了现实的利益而学的。

对,目的很功利,为了赚钱。顺便再联络一下祖辈的感情,寻寻根什么的,但真的只是“顺便”。单纯因为认同中国文化而学习汉语的,实在属于少数群体,不过也有,最典型的,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——诗琳通公主(下图)。

泰国跟东南亚其他国家一样,曾经对大陆很不友好。

在漫长的冷战时期,受意识形态的影响,泰国政府将汉语视为“敌对语言”, 对华文教育实施严厉限制。当时的泰国政府将汉语教学活动视为“通共”行为,警惕而又敏感,如同“文革”时大陆将拥有海外关系的人视为里通外国者或间谍特务一样。甚至泰国王室具有部分中国血统的传闻,王室汉文名字姓郑,也成了异常禁忌话题。

(泰国王室都姓郑,现在已经不忌讳了。比如,2016年去世的“人民的国王“普密蓬是拉玛九世,中文名字叫郑固;现任的玛哈·哇集拉隆功国王是拉玛十世(下图),中文名郑冕,五四青年节那天刚办完的加冕仪式)

但相比印尼和马来西亚那种上升到暴力的“排华行为”,泰国要相对温和的多。

泰国人对华人的做法非常有深度:印尼那种直接对华人的镇压和屠杀,攫取他们的财富的排华形式,并不具有可持续性;泰国政府向来认为,限制华人经济力量发展比不上用同化政策,鼓励通婚,改泰国姓氏,把他们归化为泰国人,这样华人经济就变成了泰国经济的一部分,华人的财富也成了泰国的财富。

其中,最典型的是来自梅州的老邱家——他信、英拉兄妹的汉族姓氏,他们的祖先主动把汉族的“邱”姓改成了“西那瓦”。在三代人的经营下,建成了世界500强中唯一的泰国企业,旗下的“为泰党”是泰国第一大党,家族出了三位总理,他信、他信妹夫颂猜、他信妹妹英拉。这种华人背景家族能坐上政坛一把手的,放在印尼、马来西亚,估计再发展半个世纪也难以企及。

所以,我的接触过的泰国华裔学生,对自己的身份认知都没有任何异议。在他们的眼中,“华人”同“泰人”一样,都是泰国公民,自己的祖国是泰国,崇敬的是泰国国王,虽然祖先的籍贯是中国,但两者之间不存在冲突。

反是我后来教过的印尼学生,虽然拿着印尼护照,但总把自己当外人,有时会用“他们印尼人”这样的词汇形容印尼马来人原住民,平日里跟马来人种的穆斯林老死不相往来。如果说现在泰国哪些地区说汉语,可以肯定的说,哪里都有说的。因为,中国人遍及泰国各国犄角旮旯,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意味着有赚钱的机会。加上汉语成了21世纪泰国升学就业必须技能,普及的自然顺畅。

其实,真正的泰国老华人,上世纪五十末年代前,就在泰国成家立业的那一批,他们说的都是潮汕话或者闽南话,国语也会说,但是正赶上东南亚排华浪潮,所以时间长了,国语总不敢说,就不灵光了,如果现在还建在的话,这批人都得90-100岁左右了。

我曾认识一个88岁的华人老奶奶,她请汉语老师的初衷就是重拾国语(普通话)。老奶奶写的一手好字,是非常有功底的“蝇头小楷”,能看各类中文书报,但是开口说国语已经非常困难了。平日里对佣人说泰语,跟自己的家人说潮州话,所以特别想找个说普通话的中文老师多练习“国语”。

老奶奶的下一代人,功底还不如她。

因为,成长于上世纪50年代末——80年代初的这代华裔,正赶上泰国对华人大规模“同化政策”的高潮。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汉语教学被中断,少部分改成“地下活动”。在各种的威胁和”利诱“下,泰国华人纷纷放弃了原来的中国姓氏,而改用有相同意思的泰语文字来当作他们的新姓氏、甚或直接采用当地姓氏,又被称作“泰国改姓名运动”。此种背景下,导致这几代人几乎没有机会接触汉语和中华文化,公开场合都说泰语,家中交流多是泰语夹杂着潮汕或者闽南方言,几乎没有任何“国语”与汉字的读写基础,汉语在华裔族群中身上出现了深深的“断档”,直到咱们中国再次强大起来,才从零开始学习。比如,我当时任职的学校的主管理事,50后,祖籍潮州,本世纪才开始学习汉语,完全零起点,年级又大了,学的非常辛苦。

不过,从历史方面看,像泰国首都曼谷,西北部主要城市,清莱、清迈,南方的吞武里王朝(汉人郑信大帝建立)旧址吞武里府等等,华人比例高,汉语的普及率也较高。

此外,除了曼谷,比如,芭提雅、普吉岛、大城府等等旅游城市,中文也很普遍。毕竟,一路“买买买”的中国游客就算是他们心目中的“金主”,说汉语是一种“刚性需求”,利益使然。除了泰国,像欧洲的意大利为了争取中国游客,还在自己的店面上打出中午大条幅——“钓鱼岛是中国的”,实际上,你进去问问热情的意大利店长,钓鱼岛在哪?她是根本指不出来的。

所以,如果问泰国哪些地方说汉语,可以说,“泰国到处都在学说汉语”,一部分原因是历史和民族感情,但更多是“刚需”。

一个国家的语言文化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自身的实力,有实力才有魅力,才能让海外华人有认同感,甚至非华人族群也能逐渐认同我们的文化;反过来,文化的传播,也能有效的促进经济的发展。比如,之前的“反华急先锋”——新加坡,虽然有所谓的“全球华人一家亲”的说法,但人家是“香蕉人”——黄皮白心。本世纪之前,你去新加坡说中文普通话,连店员都懒得搭理你,换成英文就立马把你当大爷伺候。现在可好,一听有说普通话的,马上笑脸相迎.......

还有现在的印尼、马来西亚等国,不但不敢再欺压华人,反而举国热情学汉语,天天高唱“一带一路政策好英明”。是他们想通了吗?其实,更是因为咱们的海空军愈发强大了;加之这些国家的经济对中国有很强的依赖性,所以,他们纷纷对中国开启了“巴结”模式,“学说中国话”自然成了主要议题。

本人文章一律原创,拒绝他人抄袭、任意转载,如遇到类似“白鹿野史”、“坚持不懈创作的人”这种全部照抄者,一定投诉到底!

上一篇:张家口万全县附近工厂 张家口璐英投资有限公司介绍? 下一篇:云浮至南宁动车 南宁到广州动车多少公里?
大家都爱看
查看更多[湖南]